红楼梦六十二回如何理解香菱手里的夫妻穗和贾宝玉手里的并蒂莲?

抽花笺香菱抽到的就是并蒂菱,再加上笺上的诗句“连理枝头花正开"都是暗示她和薛蟠是正头夫妻,并不是书中假语所说的只是妾。但这句诗的下联是“妒花风雨正相摧",意味着这对夫妻面临着挑战。

谁呢?当然是“夫妻蕙"隐寓的薛蟠和夏金桂的婚姻。夏家的靠山就是京城大太监夏守忠,夏家也加入了旗籍,所以夏金桂是不能作妾的。香菱丧失了生育能力,为让薛家延续香火,香菱主动退居妾位,这样夏金桂以正妻身份嫁给薛蟠。

宝玉拿并蒂菱是他只承认香菱是正妻,而香菱则高风亮节,推夏金桂为正妻。宝玉无法,安葬他们三人时便以夹棺葬的方式掩埋了(如分主次则是排棺葬),宝玉掩埋这两枝花隐寓的正是此事,其实,夏金桂也是受害者,包括宝蟾也死于灭门案,时间是乾隆四年腊月初七(牛郎织女会七夕)

无论夫妻穗还是并蒂莲都是并排长在同一个茎上的两朵花,都是美好爱情、百年好合的象征,寓意着夫妻之间美满幸福。


“一箭一花为兰,一箭数花为蕙。凡蕙有两枝,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,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。”当香菱兴致盎然向小伙伴们展示并介绍手里的花时,谁能不说香菱对恩爱美满的夫妻生活十分向往呢!

而生活恰恰是难如意的!她的夫君对她并不好,把她娶到不久,便“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”!

同样的,贾宝玉也向往着和林妹妹能够喜结连理,但娶到的却是自己不想要的宝姐姐。

莲花代表的是黛玉,根据是黛玉抽到的签:莲花,风露清愁,莫怨东风当自嗟探春。并不会是香菱,虽然香菱的原名叫英莲。

我想,人越缺什么越想要什么。香菱当时的处境是成家了,不可能从新选择,只能寄希望于丈夫薛蟠的悔悟。“你汉子去了大半年,你想夫妻了?便扯上蕙也有夫妻,好不害羞!”这是小丫头打趣香菱的话。也代表了香菱矛盾的心理——想跟薛蟠好好过日子,可薛蟠却不是个如意郎君!夫妻穗对香菱来说,反而象征着渴望得到夫妻幸福却又得不到的讽刺。

而并蒂莲对宝玉来说,也只是水中月,镜中花,一场春梦罢了!

《红楼梦》宝玉过生日,香菱和一群小丫头玩斗草。

荳官便说:“我有姊妹花。”众人没了,香菱便说:“我有夫妻蕙。”

荳官表示不服,表示从来没听过夫妻蕙。香菱解释:“一箭一花为兰……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。”


大家不但不相信,反而讽刺香菱想薛蟠了。还推到了香菱,红石榴裙被弄湿了。

宝玉见大家斗草,也开始寻摸花草,要和大家一起玩,当他拿着一株并蒂菱来的时候,只剩下香菱一个人。


宝玉笑道:“你有夫妻蕙,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菱。”口内说,手内却真个拈着一枝并蒂菱花,又拈了那枝夫妻蕙在手内。

宝玉的并蒂菱和香菱的夫妻蕙是什么意思呢?难道暗示他们俩有一段情缘?

宝玉的并蒂菱应该是并蒂莲。并蒂莲是指恩爱夫妻。

一、这里的并蒂莲不是指夫妻而是指林黛玉和香菱。



林黛玉和香菱都是莲花。

林黛玉的花笺是芙蓉花,芙蓉又称荷花,莲花。

香菱原名英莲,莲即莲花。英莲来到薛家成为薛家的丫头,宝钗给她一个名字香菱,菱角花比莲花低一个档次,但依然是水生植物。香菱的判词是:“根并荷花一茎香”。香菱和荷花是一样的。

占花名时,香菱的花签是“一根并蒂花,题着“联春绕瑞”,那面写着一句诗,道是:

连理枝头花正开”。香菱掷完,就轮到了黛玉。黛玉是芙蓉花。她们二人就是并蒂花。

林黛玉和香菱都是苏州人,她们还有师生之谊,她们二人堪称姐妹花。


因此并蒂菱并不是指贾宝玉和香菱的关系,而是指林黛玉和香菱的关系。

二、夫妻蕙暗喻贾宝玉和妙玉

香菱的夫妻蕙是兰花,香菱解释:“一箭一花为兰,一箭数花为蕙。凡蕙有两枝,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,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”。

大观园里代表兰花的金钗是妙玉。妙玉的《红楼梦曲》是:“气质美如兰,才华赋比仙”。这里说妙玉如兰。再者,中国文人历来以空谷幽兰,来比喻隐居山林的高人。妙玉是栊翠庵的尼姑,她隐居在热闹的大观园里,独自修行。仿佛隐居的高人一般。以兰来形容妙玉非常合适。


人说,小隐隐于野,中隐隐于市。贾宝玉虽然在红尘当中,但是并不迷恋权力地位和金钱,他属于隐于闹市当中的隐士。宝玉也是气质超群之人。堪称兰花。

妙玉对宝玉有一种情愫,宝玉对妙玉也有很深的理解。妙玉的曲子里有:“王孙公子叹无缘”的字样,贾宝玉对妙玉并非无感,因此他们二人堪称夫妻蕙。

综上所述,并蒂菱和夫妻蕙不是指宝玉与香菱的关系,而是指宝玉与林黛玉、香菱和妙玉的关系。

并蒂菱和夫妻蕙都被贾宝玉埋葬,暗示贾宝玉的爱情和婚姻都失败了

当贾宝玉说自己的“并蒂菱”可以对上香菱的“夫妻蕙”时。



香菱正为裙子脏了烦恼,怕薛姨妈骂她,便说:“什么夫妻不夫妻,并蒂不并蒂!”

香菱并未领情,因此香菱和宝玉之间没有暧昧关系。

宝玉让袭人把自己的石榴裙拿来给香菱换上,解决了香菱的燃眉之急。


香菱见宝玉蹲在地下,将方才的夫妻蕙与并蒂菱,用树枝儿抠了一个坑,先抓些落花来铺垫了,将这菱蕙安放好,又将些落花来掩了,方撮土掩埋平服。

宝玉将夫妻蕙和并蒂菱一块儿埋葬,宝玉埋葬的不止是两技花,而是女孩和自己的幸福。说明贾宝玉最终失去了林黛玉、香菱也失去了妙玉。这三位苏州女儿,都走了。


贾宝玉的爱情没有了。贾宝玉将夫妻蕙埋葬了,暗喻贾宝玉的婚姻也被他亲手埋葬了。宝玉和宝钗结婚后,他们没有好结果。宝玉抛弃宝钗出家当了和尚。

结语:

人间风月债,不是想要就要,想偿还就偿还得了的。

多么希望那些有情的少男少女们都能在并蒂莲上相依而眠,都能在夫妻蕙盛开的时节喜结连理。希望看到爱情红莲,花开十丈所放射出的灼灼光芒。

谢谢楼主的问题!我是位诗词爱好者,也是红学迷,接此题!

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二回宝玉生日,宝琴也是这天生日,大观园兄弟姐妹在一块喝酒,行对文酒令。

……

外面小摞和香菱、芳官、蕊官、藕官、荳官等四五个人满园顽了一会,大家采了些花草来兜着,坐在花草堆中斗草。香菱出了个手里的“夫妻蕙”,荳官说从来没有听说过夫妻蕙,香菱便道“一箭一花为兰,一箭数花为蕙。凡蕙有两枝,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,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。我这枝并头的,怎么不是?”荳官没的说了,就笑道斗嘴,最后便说“你汉子去了大半年,你想夫妻了!便扯上蕙也有夫妻,好不害羞!”香菱听了,红了脸,忙要起身拧他,笑骂道:“我把你这个烂了嘴的小蹄子!满嘴里汗bie[插图]的胡说了(生热病者,汗出不来,胡言乱语)。等我起来打不死你这小蹄子!”

这么一闹,荳官怕香菱起来不饶她,不让她起来,两个人在闹之间,不提防香菱的裙子拖到地面上,有一洼水,把裙子弄脏了。怕香菱拿她们出气,那几位玩伴就跑散了,香菱低头弄她的裙子。宝玉看她们都斗花草,也寻那了些花草来凑戏,就问怎么都散了?香菱便说了刚才玩的缘故。宝玉很怜惜香菱,把夫妻蕙和他手中的并蒂菱放在一起,疼惜的说“你有夫妻蕙,我有并蒂菱”。

宝玉他很有悲悯心,大观园这些姑娘的命运,都是“原应叹息、真应怜!”关心什么就会碰见什么,善缘人总会相遇。所以特别老实的香菱和人一起玩闹,荳官开玩笑嘲笑,正好宝玉手里拿着并蒂菱就遇见了,非常疼惜香菱卖给薛蟠,如入虎穴“可惜这么一个人,没父母,连自己本姓都忘了,被人拐出来,偏又卖与了这个霸王。”宝玉又把夫妻蕙和并蒂菱,放在一起“葬花”把它们收葬起来了,悲悯而叹息!

《红楼梦》第62回,宝玉过生日,一群小丫鬟玩斗草游戏。

外面小螺和香菱、芳官、蕊官、藕官、荳官等四五个人,都满园中顽了一回,大家采了些花草来兜着,坐在花草堆中斗草。

这一个说“我有观音柳”,那一个说“我有罗汉松”;那一个又说“我有君子竹”,这一个又说“我有美人蕉”;这个又说“我有星星翠”,那个又说“我有月月红”;这个又说“我有牡丹亭上的牡丹花”,那个又说“我有琵琶记里的枇杷果”。

荳官便说:“我有姊妹花。”众人没了,香菱便说:“我有夫妻蕙。”

荳官说:“从没听见有个夫妻蕙。”

香菱道:“一箭一花为兰,一箭数花为蕙。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,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。我这一枝并头的,怎么不是?”

荳官没的说了,便起身笑道:“依你说,若是这两枝一大一小,就是老子儿子蕙了;若是两枝背面开的,就是仇人蕙了。你汉子去了大半年,你想夫妻了,便扯上蕙也有夫妻,好不害羞。”

香菱听了,红了脸,忙要起身拧他,笑骂道:“我把你这烂了嘴的小蹄子!满嘴里汗(左火右敝)的胡说了。”

荳官见他要勾来,怎容他起来,便忙连身将他压倒,回头笑着央告蕊官等:“你们来帮着我拧他这诌嘴。”

两个滚在草地下。众人拍手笑说:“了不得了!那是一洼子水,可惜污了他的新裙子了。”荳官回头看了一看,果见傍边有一汪积雨,香菱的半扇裙子都污湿了,自己不好意思,忙夺了手跑了。众人笑个不住,怕香菱拿他们出气,也都哄笑一散。

香菱起身,低头一瞧,那裙上犹滴滴点点流下绿水来。正恨骂不绝,可巧宝玉见他们斗草,也寻了些花草来凑戏。忽见众人跑了,只剩了香菱一个,低头弄裙。因问:“怎么散了?”

香菱便说:“我有一枝夫妻蕙,他们不知道,反说我诌,因此闹起来,把我的新裙子也脏了。”

宝玉笑道:“你有夫妻蕙,我这里倒有一枝并蒂菱。”口内说,手内却真个拈着一枝并蒂菱花,又拈了那枝夫妻蕙在手内。

......香菱见宝玉蹲在地下,将方才的夫妻蕙与并蒂菱,用树枝儿抠了一个坑,先抓些落花来铺垫了,将这菱蕙安放好,又将些落花来掩了,方撮土掩埋平服。

香菱拉他的手笑道:“这又叫做什么?怪道人人说你惯会鬼鬼祟祟使人肉麻的事。你瞧瞧,你这手弄的泥乌苔滑的,还不快洗去。”

宝玉笑着,方起身走了去洗手。香菱也自走开。


这里香菱的夫妻蕙、宝玉的并蒂菱,其实都是谶语。


香菱虽然薄命,为人婢妾,但她原本出身并不低。她父亲是乡绅甄士隐,具有读书人的斯文清雅气质,这气质也透过基因传递给了香菱,虽然她一天小姐也没当过,却天生的文雅、好学、浪漫。所以,她比别的丫鬟更懂得浪漫意境,也更渴望痴情的爱情生活。



可是很不幸,香菱只能在书本和诗词上寻觅自己的爱情,她在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实践者,只有薛蟠这个呆霸王。


即便是这样,香菱还是付出了真心的,薛蟠被柳湘莲暴打,香菱哭肿了眼睛。薛姨妈评价她伺候薛蟠是周到尽心的。薛蟠出差,香菱也写下了“缘何不使永团圆”的思念句子。豆官取笑香菱“你汉子去了大半年,你想夫妻了,便扯上蕙也有夫妻”,这话也颇有道理。


能与薛蟠这个呆霸王痴心厮守的,也就只有呆香菱了。


在旁人眼中,薛蟠玷污了香菱,薛蟠花心成性,把香菱看得马棚风一般。可是对于香菱来说,薛蟠就是她的唯一,是她的夫妻蕙、她的连理枝。


一箭一花为兰,一箭数花为蕙。香菱清雅如兰,却没有一箭一花一夫一妻的兰命。她的婚姻是蕙,一箭数花,她争不过来自桂花夏家的金桂。


占花名时,香菱抽到的花签是“连理枝头花正开”,这是宋代女诗人朱淑真的名句,下一句是:妒花风雨便相摧。这就暗示了香菱被金桂妒嫉折磨的结局。所以,香菱这支夫妻蕙,开不到头。



宝玉拿了一支并蒂菱来对香菱的夫妻蕙,暗示了他的爱情理想也是破灭的结局。


菱,是香菱的菱,菱花常与莲花通用。莲花就是水芙蓉。黛玉的花签就是芙蓉。菱花其实是黛玉的象征。


宝玉唱《红豆曲》,其中一句是“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”——形容的就是黛玉。


慧紫鹃情辞试忙玉,导致宝玉差点儿因为黛玉要离开他而吓死。紫鹃被调去伺候了宝玉几天。


宝玉笑道:“原来是愁这个,所以你是傻子。从此后再别愁了。我只告诉你一句打趸儿的话:活着,咱们一处活着;不活着,咱们一处化灰化烟。如何?”

紫鹃听了,心下暗暗筹画。......紫鹃听说,方打叠铺盖妆奁之类。宝玉笑道:“我看见你文具里头有两三面镜子,你把那面小菱花的给我留下罢。我搁在枕头傍边,睡着好照。明儿出门带着也轻巧。”紫鹃听说,只得与他留下。


宝玉这句话,虽说是说给紫鹃,其实也是对黛玉的一种誓言。紫鹃是黛玉的贴身丫鬟,日后会成为她的陪嫁姨娘,所以,娶黛玉等于是娶紫鹃,向紫鹃表白也就是向黛玉表白了。最后,宝玉留下了紫鹃的菱花镜,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爱情信物。菱花镜,暗示了宝黛的爱情,终究是镜花水月一场空。


最后,宝玉把自己的并蒂菱和香菱的夫妻蕙一起埋葬了,象征着他们各自的爱情理想终究是要被宝玉埋葬的。


香菱弄脏了裙子,在宝玉建议下与袭人互换,日后若是传到薛蟠耳中,再被夏金桂大做文章,可能会把香菱污名化,导致香菱绝望冤屈而死。



而黛玉与宝玉的婚姻,很可能也是因为宝玉自己的失误而导致错过(比如有人说是因为宝玉自己炫耀黛玉诗文,引发北静王求亲之类)。



所以,宝玉和香菱各自的美满婚姻,就如花落尘埃,匆匆湮没。


欢迎关注凭栏翠袖的红楼文章!

如何理解香菱手里的[夫妻蕙]、宝玉手里的[并蒂莲】?《红楼梦》62回,宝玉的暗想可做注解。宝玉想,香菱没父母,连自己的本姓都忘了,被人拐出来,[偏又卖给这个霸王]。香菱虽说是薛蟠之妾,但香菱还是很向往。第79回,香菱为薛蟠娶妻忙前忙后,以为终有盼头,可惜事与愿违,第80回,美香菱屈受贪夫捧。62回,香菱换石榴裙,又牵设袭人。暗示,袭人与宝玉婚事不成。所以[夫妻蕙][并蒂莲],明示夫妻婚事,暗伏香菱、袭人婚事之不幸。这才有宝玉土葬夫妻蕙、并蒂莲之举!正是:香菱"自从两地地生孤木,致使香魂返故乡"。袭人"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"。袭人入[薄命司]金陵十二钗又副册,显然最后结局也是[薄命]而终。

我在香菱的夫妻穗和宝玉的并蒂莲里看见了“空”。香菱空有夫妻穗而无夫妻运,宝玉空有并蒂莲而心事终难成。

香菱本名甄英莲,本是姑苏望族甄家独女,如无意外,长大成人后必得嫁与门当户对之家为妻,相夫教子,夫唱妇随。

谁成想英莲三岁被拐,熬到长大成人,被一富户少年冯渊看中,自忖终于解脱。既使没有后来薛蟠介入,冯渊买英莲也只是“立意买来做妾”,虽立志不再他聚,也终欠一个夫妻名份。

谁又成想,薛蟠看中英莲,打死冯渊,强买英莲,英莲变成了香菱,成了薛蟠的“屋里人”,连个姨娘都不是,更别提为妻了!后来薛蟠取妻夏金桂,香菱受尽搓磨,不久过世。

香菱三岁时被父亲抱在怀里,遇见癞头和尚和陂足道人,二人说香菱“有命无运”,太虚幻境香菱判词“根并荷花一茎香,平生遭际实堪伤”。香菱短短的一生命运波折,“夫妻穗”终成空。

宝玉与黛玉一见如故,同被抚养在贾母膝下。林如海过逝后,黛玉成为孤女,寂人篱下,越发自伤身世敏感多疑,本就虚弱的身体也越来越差。

随着年龄增长,宝玉与黛玉渐生情愫,但这种感情为当时的社会所不容;贾府内,金玉良缘的说法悄然兴起,并最终成真。黛玉早亡,宝玉取了宝钗。宝玉“纵举案齐眉,到底意难平”,“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,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”。

宝玉拿着并蒂莲,心里想的必是黛玉,然而心事却成空。

都是当时人内心的渴望。

这是他们永远得不到的东西,永远拿不到手中,因为曹雪芹擅长用“真”“假”作论,以“有”“无”对比,人生就是真真假假,缺憾与圆满的变换,香菱与宝玉手中有的,就是他们一辈子都得不到的愿望,无论贫穷还是富贵。

香菱本名叫甄英莲(真应怜),她是最可怜的一个女子,命好运不济

她出身于大富之家,甚得宠爱,因为元宵被拐,从此命运漂泊流离,本来她有望成为正头妻子,被善待的,却因为拐子一念之差,薛蟠横加介入,而永远成不了“正妻”了。

她长大后的正式出场,是通过贾雨村,这个父亲曾经帮助过的人,而对恩人之母,却是作恶般的推波助澜:

雨村听了,亦叹道:“这也是他们的孽障遭遇,亦非偶然,不然这冯渊如何偏只看准了这英莲?这英莲受了拐子这几年折磨,才得了个头路,且又是个多情的,若能聚合了,倒是件美事,偏又生出这段事来,这薛家纵比冯家富贵,想其为人,自然姬妾众多,淫佚无度,未必及冯渊定情于一人者。这正是梦幻情缘,恰遇一对薄命儿女。”

香菱一生的命运,在被拐后唯一一次可以改运的时候,阴差阳错的又错过了,所以后来只能做妾,继续欺凌或者被卖来卖去。

后来薛蟠果然是个浮萍心性,在娶了夏金桂后,更是棍棒伺候,薛姨妈还说了两次要卖她,非常的可怜:

我知道你是个得新弃旧的东西,白辜负了我当日的心。他既不好,你也不许打,我即刻叫人牙子来卖了他,你就心净了。”说着,命香菱“收拾了东西跟我来”,一面叫人去,“快叫个人牙子来,多少卖几两银子,拔去肉中刺,眼中钉,大家过太平日子。

她拿着夫妻蕙,但她永远也得不到如意夫君,成不了正牌妻子,曹雪芹是给予这个可怜女子的深切同情。

宝玉这个富贵公子,他虽然手里拿着并蒂莲,但得不到那一朵“芙蓉”花开

宝玉生日,他们摯花笺的时候,再次点明了并蒂莲以及黛玉花语“芙蓉”的宿命:

麝月一掷个十九点,该香菱。

香菱便掣了一根并蒂花,题着“联春绕瑞”,那面写着一句诗,道是:

连理枝头花正开。

注云:“共贺掣者三杯,大家陪饮一杯。”香菱便又掷了个六点,该黛玉掣。

黛玉默默的想道:“不知还有什么好的被我掣着方好。”一面伸手取了一根,只见上面画着一枝芙蓉,题着“风露清愁”四字,那面一句旧诗,道是:

莫怨东风当自嗟。

这首诗是欧阳修写王昭君的诗,王昭君不在皇宫里跟三千佳丽争宠,最后选择的是孤独地走向她自己选择的命运。黛玉根本没有选择人间的排名,她选择了走向人间之外的一个孤独的形态,所以木石姻缘注定了镜花水月一场空。

曹雪芹是以一种极大的痛苦来写这本小说的,她怜惜的女子不能成双成对,自己喜欢的人结局也注定了自己一个人走向孤独。

曹雪芹多么希望,人生就如一场游戏,香菱能找到夫妻蕙,他自己可以找到并蒂莲,圆圆满满,可惜事与愿违。